首页 >  关于我们  >  石油及能源峰值研究
自从美国著名石油地质学家Hubbert在上个世纪50年代成功预测美国本土48州的石油产量将在1970年前后达到峰值以后,石油峰值问题便在世界范围内逐渐兴起。
当前,世界范围内以石油峰值问题为主题的网站就有200多个。以石油资源预测和石油危机为研究内容的石油峰值研究组织也在不断兴起,典型的研究组织有在瑞典乌普萨拉市的石油峰值研究协会(ASPOAssociation of Study for Peak Oil & Gas)和在伦敦的石油枯竭分析中心(Oil Depletion Analysis Center)。其中,以ASPO的影响最大。截止20125月,ASPO共召开10次国际性的石油峰值研讨会,其中ASPO10次国际会议于2012530日在维也纳召开。
石油峰值理论的发展已经引起了一些国家政府部门对石油峰值问题的重视,并将其纳入国家战略政策的考虑范围。瑞典政府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石油峰值并认真采取对策的政府。瑞典政府任命了一个委员会,专门就瑞典如何降低对石油的依赖提出建议。挪威也已经将该问题提升到国家决策层面予以对待。作为世界头号石油消费国,美国能源部已委托美国石油委员会对“石油峰值理论”展开研究,并据此制定长期的能源战略,研究组成员包括石油业、汽车业和环保业等领域的知名人士。美国白宫也曾在2005年邀请ASPO现任主席Aleklett教授作了题目为《一个依赖于石油的世界》的演讲。20072月,美国政府公布了GAO报告(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系统阐述了未来石油供应的不确定性,指出“承认石油峰值并积极采取措施十分重要”。澳大利亚也非常重视石油峰值问题。200511月,澳大利亚成立了ASPO(石油峰值研究协会)分支机构,成立至今已经向澳大利亚能源会议(The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Energy National Conference)提出了200多条有价值的建议。20072月澳大利亚上议院举办了一个关于澳大利亚未来石油供应的会议,并将石油峰值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对世界石油市场的依赖和影响都很大,中国的石油资源和石油安全问题已经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作为石油峰值研究的中坚力量,ASPO也对中国的石油峰值问题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并与中国的峰值研究人员保持密切联系。ASPO国际组织前秘书长Roger Bentley教授,ASPO澳大利亚分会主席Bruce Robinson先生,ASPO国际组织的主席Kjell Aleklett教授,ASPO组织成员、法国道达尔公司教授团成员、道达尔石油公司前副总裁Pierre Rene Bauquis 教授,美国ASPO成员Gail Tverberg等先后访问中国;中国也已经派代表连续参加了2005年、2006年、2007年、2009年的世界石油峰值问题研讨会和2010年的美国石油峰值问题研讨会,不断地进行交流和学习。
中国能源峰值研究小组成立于20052月,秘书长为冯连勇教授。ASPO-China从研究能源发展历史与现状出发,以翁文波院士开创的信息论等理论方法为基础,来研究世界及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能源问题。主要成果有:将国外的最新研究成果引进到中国,给中国的学者们提供了一个学习和交流的平台;对中国的化石能源峰值及相关问题进行全面详细的研究,通过研究给中国政府和石油公司提供了大量的建议;通过学术期刊、报纸、新闻媒体等向公众宣传石油峰值的理念。
如今,世界上许多大油田的石油产量都已经过了峰值,其产生的不良影响正在向人类迫近。在这种大背景下,ASPO各国组织之间必将有着更加密切的联系,共同致力于该问题的研究,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