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油精神

认认真真工作 清清白白做人——深切怀念徐述华先生

来源: 作者:吴芳云 发布时间:2016-04-01

201633019时许,敬爱的徐述华先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93岁。她的一生为石油教育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她勤勤恳恳、认认真真的工作态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1953年北京石油学院建校初期,在朱亚杰先生带领下,徐述华先生随清华大学燃料研究室的其他老师一起来到北京石油学院工作。她曾是我们炼造1957级的有机化学课老师,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同学们都说,对徐老师印象深刻,她讲课很有条理,说着带四川口音的普通话,是一位美丽优雅很温和的老师,又是一位极有威严,对学生要求很严格的老师。我们1957级同学在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后,纷纷在微信中留言表示哀悼,说“徐老师,我们永远敬爱您!永远怀念您!”“非常喜欢徐述华老师的课,愿她一路走好!”彭生同学还回忆了和徐老师一起做高效抗氧化添加剂(叔丁基对苯二酚)实验的情景,此项研究工作影响了他后来的人生道路,使他终身受益。

1982年到1983年,我和徐先生曾一起工作过两年。她是我们科研组的组长,我们研究的项目是原油的常温运输。之前大庆原油的输送是靠水套加热炉,虽说解决了输送过程中的凝固难题,但是浪费燃料,也不方便。我们的目标是研究出一种原油降凝剂,使原油中的蜡熔化,降低凝固点,不设加热炉,在室温下就可以正常输送。

在那两年中,我从徐先生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不仅是科研知识、科学研究方法,还有为人处事、工作和生活态度。

我们的工作从实验室建设开始,要自己买仪器、设备。为了节省钱,我们俩从学校坐公交车到王府井仪器商店采购,中午就在附近的小餐馆由徐先生自己掏钱,一人吃一碗馄饨两个包子,从不用公家的钱,买好的仪器自己带回学校。那时,徐先生已是快60岁的人了。

在整个研究工作过程中,徐先生每天骑着自行车,带上中午饭,从北京大学蔚秀园的家中赶到石油大院的实验室,下午下班再骑车回家,风雨无阻,日日如此。有一次下班,天下着雨,她骑车走到五道口时,被后面的人撞倒了。第二天,我和李赋宁先生陪她去看病,万幸没有伤到骨头。她休息了几天后,又照常骑车上班。

我们的科研工作是筛选降凝剂,工作量大,要求细微,徐先生对我们要求很严格,每天早上八点准时开始,到中午必须对所做的实验数据拿出合理的分析,有时数据分析不合理,常常不能按正点去食堂吃饭,有时徐先生就到我住的筒子楼(五六楼)随便吃点剩饭剩菜。两年后,这项科研工作取得了较好效果。

徐先生待人热情诚恳,对人对事敢于直言,而她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和对年轻教师严格的要求更是让我永远铭记在心,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后来从事的环境工程教学、科研工作以及研究生培养工作。

现在徐先生已驾鹤西去,愿她一路走好,从此和早她离世的李赋宁先生永远长相守!徐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作者系中国石油大学退休教授)